张玉红不满14周岁破河南省长跑记录!不慎受伤后开公交车

沙巴体育.资讯 · 12-22

张玉红的35年就像“过山车”:在长跑生涯的巅峰时期,奖牌随处放,“反正还会有”;偶然间的一个小小的肌肉拉伤,让她错失雅典奥运会参赛资格,8年的心血付诸东流,从此,一个曾梦想飞翔的姑娘,被折断翅膀,跌入事业谷底,最终抱憾退役。

如今,郑州国际女子马拉松大赛召开在即,这位曾经的跑场王者,将再次踏上跑道。十几年的时间让她明白,“跑步就是我的生命,跑步能体现我人生的价值,我要跑,我要一直跑下去。”一路顺风,不到14岁破河南省万米长跑记录张玉红,1983年出生在周口郸城。打小,张玉红就很有跑步的天赋。

小学四年级校运会,体育老师自己做主,替张玉红报了400米,没想到小家伙跑了59秒,“一跑一个第一”。从那以后到初中,遇到校运会,张玉红从未缺席,仍然是“一跑一个第一”。

有一年,周口地区召开运动会,张玉红在400米的项目中,轻松跑进前三。小家伙的能力,被前来观赛的漯河体育局运动学校的田径教练相中。1996年,张玉红被邀请前往漯河,正式接受正规的长跑训练。同年,张玉红随队征战河南省第八届运动会。“当时给队里定的目标是两块金牌。”张玉红回忆。当时,张玉红两位长跑项目的两位师兄发挥失常,错失奖牌。教练不堪重压,晕倒被送往医院治疗。“人家叫你名字去你就去。”有人告诉张玉红,她要跑10000米。

据张玉红回忆,组委会的人叫她检录的时候,她还在睡觉,听到有人叫她,还是满眼惺忪。开跑了,她就一直跟着被人跑,像一个甩不掉的“跟屁虫”,一直跑。有人把这情况告诉了正在打点滴的教练,“你快去看看你们队的小女孩,一直跑着。”教练拔掉输水的针头,跑到赛场,见证了“奇迹”:万米结束,不满14周岁的张玉红以不到35分的成绩,夺得亚军。

当时,她和冠军两人,双双打破当时的河南省记录。一个不满14周岁的新人,在田径界崭露头角。年少轻狂,奖牌随处放,“要跑就要跑第一”2003年入选国家队在漯河待了不到两年,在1997年底,张玉红进去河南省体工大队训练。进入省队后,张玉红在教练的指导下,佳绩频出:2001年,在亚洲青年田径锦标赛上获得女子10000米组冠军;在2002年亚洲青年田径锦标赛上,获得女子组3000米冠军、10000米冠军;在2002年的牙买加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上,她获得了第四名的傲人战绩。

获得好的成绩,和自己的刻苦训练也分不开:别人在休息,张玉红也会练习,每次不达标,就罚自己不吃饭,一个人在房间闭门思过。

在省队,前三名的待遇和其他人待遇迥异:“前三名可以点菜吃,吃水果不受限制。”不过,张玉红比较平易近人,这是小她5岁的师弟王尚坤说的,“姐很照顾人,我们只是陪跑的,她有馍自己也不舍得吃,掰给我们。”张玉红喜欢吃零食,包里经常放着巧克力,也会分给队友吃。2003年,张玉红被选拔进中国国家田径队,先后获得北京国际马拉松拉力赛女子组冠军、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女子5000米亚军、全国田径锦标赛女子10000米亚军、全国田径冠军赛女子1000米亚军、全国田径冠军赛女子10000米冠军和5000米军。获得了诸多荣誉,张玉红从来也不操太多的心,奖牌奖状随处放,“反正还会有”。青少轻狂时,“要跑,就要跑第一。

”那批人是国家田径队的黄金一代,看看张玉红国家队队友的名单就知道:邢慧娜、孙英杰、金立、白雪……每遇到重大比赛,他们都会前往不同的地方进行封闭式训练。

2004年,雅典奥运会,四年一届的重大赛事,“大战在即”。

伤心雅典奥运前,小失误错失奥运会参赛资格2004年,张玉红所在的国家田径队,前往山海关进行封闭式训练。

为了防止队员偷偷溜出去玩,大院墙头竖起了瓶渣,到了夜里,多条藏獒负责看守。训练期间,男女禁止说话。上下全员,全心全意备战大赛。张玉红训练的项目是主攻的5000米,以及而后在雅典为国争光的10000米长跑。同队成员中,有后来的10000米奥运冠军邢慧娜,第6名孙英杰。

回北京疗养,独坐宾馆电视机前看队友夺冠距离雅典奥运会开幕仅有两三个月,一直未愈的张玉红回到北京养伤,依旧闷闷不乐。

雅典奥运会开赛期间,张玉红在宾馆的电视上,收看了两个比赛直播:110米跨栏中,刘翔以12秒91平世界纪录,夺下中国男选手在奥运史上的首枚田径金牌;邢慧娜赶超三名埃塞俄比亚选手,以30分24秒36的成绩问鼎女子10000米项目桂冠。

正当国人沸腾之时,独坐在宾馆的电视机前,张玉红心里五味杂陈:一方面替队友和中国感到骄傲和自豪,另一方面继续埋怨自己,要不是一时疏忽,练了八年长跑的她也能出现在奥运赛场,说不定也拿到一枚奖牌,为国争光。

曾经朝夕相处的队友,远在异国他乡,全国的焦点都聚焦在来自不易的奥运金牌上。

国人争相热议的背后,张玉红心里的疙瘩依旧未解:要是训练受伤、赛场受伤也算了,经常做的拉伸,一个小小的动作,让自己错过奥运,“哪个运动员不想到奥运场上比赛?”曾经的年少轻狂的少女,被一个小小的拉伸动作打败,“有时候看见跑道,扭头就走。”消极情绪郁结,张玉红向体育总局提出了退出申请。曾想继续拿到奥运入场券,不得志退役2004年,张玉红退出国家田径队,回到河南省体育局田径队训练。渐渐康复的她,从失意中慢慢走出。

因为,2008年的奥运会要在北京召开,她想着,“还有机会到奥运赛场上,证明自己的实力。”2007年,郑州举办第一届“郑汴国际马拉松赛”,当时成绩如能达标(2个小时20多分),就能拿到北京奥运会的入场券。为此,赛前,张玉红前往一个大山里做集训训练。不过,由于“太急”,训练量强度过度,最终,张玉红以2个小时46分29秒的成绩,位列全程专业组第六。达标无望,奥运之门再度关闭。

在张玉红中原区的家中,拉开鞋柜,满柜都是当时比赛的定制战靴,美津浓、耐克,足有几十双。她同事阎铮铮说,每双鞋的背后,都是一个故事。直到今天,张玉红还会穿着国家队服跑步,用她的话讲,“都是以前的,穿也穿不完”。跑步于张玉红而言,早就嵌入了她的生命。4月29日,郑州首届国际女子马拉松即将开跑,张玉红也报了业余组的名。

时隔多年不跑,她给自己定的目标是“跑完”。

为了完成目标,20多天前,她重新拾起了跑步。每天早上4点半,她沿着中原路一路向西,跑过西三环、跑到西流湖公园、跑过西四环、跑到植物园。到了晚上,她也会加练,她说自己一定要完成目标,否则“太打脸”。练习途中,她遇到了跑友张培祥,后者是一个50多岁的保安,业余跑步十几年。有天夜里,张玉红和张培祥在西流湖附近偶遇,“她给我说了声加油,我很感谢她。”后来返回途中,二人又碰到了一起,细一交流,张培祥得知张玉红要参加比赛,就提出“陪跑”。

半个多月来,每天早上,张培祥都会腾出时间,陪着张玉红一起跑。也是在跑步的时候,张玉红遇到了自己多年未见的师弟王尚坤,后者带了个徒弟,杜玉萍。说起自己的师伯,杜玉萍说:“人家可是以前的国家队,大神。”曾经的科比,看得见洛杉矶海滩上4点的太阳。如今的张玉红,再次捡起跑步,蛙鸣鸟叫,在凌晨的夜里奔跑。张玉红说:“跑步就是我的生命,跑步能体现我人生的价值,我要跑,我要一直跑下去。


文章推荐:

狮子会主席的选举

“我们互相补充” - 阿扎伦卡,巴蒂的合作伙伴关系在迈阿密取得了进展

自KU篮球队最后一次面对NCAA锦标赛的障碍以来,已经过去了十年

PSG的Neymar在Man United失利中指控“侮辱”裁判

索尔坚持说,马竞的欧洲冠军联赛退出并不是因为缺乏野心